大江歌罢

ooc

有雁默


7.

自从温皇摊牌之后,就真的开始三天两头约他出去,无一例外都被苍越孤鸣拒绝了。

他一边极力告诉自己,温皇是自己的命定者,自己应该负起责任,但另一方面,他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,固执的重复道“不,你不喜欢他,你应该和他说清楚,这才是负责。”

而每次温皇一来电,剑无极每次都极力怂恿他答应,然后美滋滋地展望自己和凤蝶的二人世界。

后来约的次数多了,连竞日孤鸣都知道了,甚至一次在和他出去的过程中还特意问了他这件事,并且调侃道说不要不好意思,我和温皇挺熟的可以帮你一把。

苍越孤鸣坐在副驾上,一声不吭的望着窗外,微微偏着头,不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人,仿佛只要不看他,内心绵...

ooc


5.

名单上的字一个个划掉,现在只剩一个人了。

苍越孤鸣盯着神蛊温皇四个字,只觉得头疼。

前面一连四个都不是自己的命定者,苍越孤鸣不由就抱了一丝希望,万一神蛊温皇也不是呢?是不是如果这五个人都不是,那他祖叔叔是不是就有可能……退一万步讲,就算他当时看到的人都不是自己的命定者,他是不是也能恢复到之前默默怀着心思守着那人的生活?是不是可以让他怀着“只是工具故障”的期望,再自欺欺人一下?

可是如果是呢,神蛊温皇可能就是他的……不不不还是别是了吧。

他想起戮世摩罗在gay吧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话,洒脱自由,仿佛世间万物都拘不住的风。苍越孤鸣出神半晌,还是叹了口气,把纸张团成一团扔进...

ooc

有戮史、雁默、万聆


3.

在俏如来的建议下,苍越孤鸣打算先从最容易接触到的上官鸿信身上入手,试探一下对方的标记是否也有反应。结果蹲了两天之后,他无奈地发现对方神出鬼没来去如风,连他师弟俏如来一时都无法联系上他,只得暂时放下,先去对付戮世摩罗。

他托俏如来约见戮世摩罗,说是时间和地点都由对方定,自己绝对按时赴约。

晚上九点,苍越孤鸣站在城市另一端的GAY吧门口,绝望了。

饶是他算无遗策,心里设想了无数个戮世摩罗可能会定的地点,也没料到他居然如此清新脱俗地把地点定在一家全市出名的GAY吧。

虽然目前大部分人都执着于找到自己的命定者,但实际上要找到与自己灵魂相契的人也不是那...

  • 现代paro,灵魂伴侣设定

  • BUG可能会有,OOC一定会有

  • 废话真的很多......

1.

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灵魂伴侣,而每个人的寻找自己命定者的方式都不一样,有的是直接靠心灵感应认出对方,有的是在看到自己命定者之前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,有的则是没有味觉。灵魂伴侣是一生中的最优解,他们是被分开的一个圆,是世界上最契合的另一半,能在双方标记之后可以互相感知、抚慰对方情绪,故很多人一生都致力于找寻自己的灵魂伴侣,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注定的另一半。

苍越孤鸣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后面那部分被上帝遗忘的人。

他找寻命定者的工具是一个倒计时,被纹在手腕上的几个风骚...

  • 一个没有逻辑没有文笔没有情节还OOC的小甜饼


苗疆的雪已经接连下了三天了,到第四天终于停了。

积雪厚厚地堆在墙角、房顶、屋檐,无处不在无所不有,甚至轻轻推一把树干,便会有雪簌簌掉下,浇人一头一脸。雪后空气中砭骨的冷意刺得人瑟瑟发抖,恨不能全身都包进大衣里,不露出一丁点皮肤,饶是身强体壮的猎户也不愿顶着这样的寒冷进山,更别说普通人了,往日热闹的大街上难得静得出奇。

竞王府悄无声息地矗立在一片远离街市的雪景之中,走廊檐角挂着照明的灯笼,画栋飞甍,琪花玉树,除了侍女偶尔匆匆而过时的细碎脚步声,整个王府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。

但年轻的王储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在病弱方面名满苗疆的祖王叔...

大江歌罢

初夜谢沈、平良、郑楚、mop,年下狂热党

© 大江歌罢 | Powered by LOFTER